您当前的位置 :苏圩信息网 > 国内 > 国家公园:触手可及或遥不可及

国家公园:触手可及或遥不可及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部副主任李如生:国家公园体系建设的四大难点

制度体系的顶层设计是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这不仅是政策制定者的事情,也是政府机构,学者和与自然和文化资源密切相关的公众的积极参与。国家有必要统一部署,站在国家的高度,从全局和大局出发,避免“错位”,“越位”,“抢位”或偏离。

第二个困难是资源整合。中国自然保护区目前的相对混乱状态不是系统设计水平的混乱,而是实际的运行水平。个人提出了国家公园体系从大到小的三圈假设:第一圈是以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为主体;第二圈是景区和自然保护区,根据开放程度,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分为两类?那些符合国家公园标准并具有开发条件的国家公园可以包括在内。如果没有开放条件,建立具有严格意义的自然保护区;第三个圈是景区,自然保护区和其他保护区(森林公园)。 ,地质公园,湿地公园,海洋公园,水利风景区等)。

法律关系是第三个难点。有必要启动国家公园立法,与行政管理和其他法律协调,可能需要在政策体系层面取得突破。

最后一个困难是部门协调,这与一些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有关,包括中央和地方当局,土地和相关资源权利人以及公共利益。这从一方面反映了当前多政府的问题:从纵向角度看,中央和地方的权力不明确;从横向看,权力与责任的重叠与监督真空并存。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景观研究系主任杨锐:不容忽视的社会和经济贡献

除了生态保护外,国家公园的社会和经济促进也值得关注。在这方面,美国有非常成功的经验,值得借鉴。

在美国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约有25%的失业率和超过20万平方公里的农田遭到过度破坏。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喜欢户外运动,并热衷于保护土地。因此,当时实施的“罗斯福新政”确立了三个目标:解决严重青年就业问题,修复受损土地,提供公共娱乐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国家公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这种背景下,CIVILIANCONSERVATONCORPS(公共保护团)应运而生。该小组雇用一群年轻人实施准军事管理,建立国家公园和国家森林,以保护和修复自然环境。从1933年到1942年,持续时间为10年,解决了361.2万人的就业问题。最多有28,000多名景观设计师和园林建筑师参与设计和指导工作。

当时,景观设计师在规划,预设计和现场设计中的作用,使年轻人获得了技术培训的机会。在整个施工过程中,当地的设计和施工,当地的材料,注重设施和谐的自然环境,完成了很多好作品。当时建造的蓝岭国家公园现在是一条很好的遗产走廊。简而言之,国家公园CCC计划在美国大萧条时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经济作用。

也许我们一直认为国家公园是锦上添花,但从这段历史来看,它起到了另一个作用。当时美国的经验告诉我们,国家公园可以为社会经济做出巨大贡献;非政府组织和民间社会是其建设的基本要素;景观设计师可以进一步扩大其实践范围和服务领域;花园应该超越花园和景观的界限,更多地与城市建设,工程和环境工作相结合。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建筑系系主任刘宾义:“景观设计师景观美化”

作为一年四季都在设计线上工作的景观设计师,我参与的第一个设计案例是30年前三清山国家风景区的规划和设计。经过这么多年,各类项目做了很多,但我觉得国家风景区的规划设计是最严格,最难做的。很难说生态保护的责任更为重要。其次,在经济发展和生态效益之间,以及各方的利益之间,景观设计师真的“陷入困境”。

从1999年到2002年,我领导的团队制定了喀纳斯湖的生态规划。那时,设计是为了保护目的,面积超过500平方公里。设计的概念是游客的日常生活能力不超过3,000。该版本的计划在移交后正式获得批准,但在相关部门介入后不久,该计划被推翻,旅游能力扩大到2万,今天喀纳斯湖风景区人满为患,污染加剧,生态环境变得越来越严重。三年前,我们还为洛阳的龙门石窟制定了计划。遗址面积3平方公里,国家风景区9平方公里,有较大的森林公园。这些类型的土地相互重叠,每个土地都有一个管理部门。 “几顶帽子重叠。”为了保护和发展,可以想象陷入其中的设计师“挣扎”的程度。

北京大学北京大学城市发展与土地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刘智:中国对美国经验的启示

中国的国家级风景资源众多,分布广泛,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悠久的历史。最特别的是人力资源和自然资源的整合。相比之下,保护比美国困难得多,但仍有许多经验值得学习。 。

美国国家公园的资金来自联邦预算,社会捐赠和门票销售。国家公园管理局已经建立了越来越多的公园设施,拥有20,000多名员工和22万名园林志愿者,管理着59个国家公园和342个国家景点。一组2011年的研究数据显示,美国国家公园带来了30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和250,000个就业岗位。其中,13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直接受益于国家公园60英里范围内的社区,缓解了生态保护与当地社会经济发展之间的矛盾。

作为追随者,我们需要学习的是去行政部门,协调部门之间的矛盾,明确监督范围,建立统一的管理平台;国家公园体系应以广泛的自然保护共识和行动为基础;改善规章;考虑引入市场机制,政府监管,私营公司,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多学科合作;要从长远的角度出发,关注子孙后代的利益,合理规划和发展国家公园。

北京大学城市环境学院副院长陈耀华:确保国家公园的公益性

公益是国家公园的一个重要特征,其内容很多,但最重要的是国家公园是全民的财富,应由中央政府管理和预算。在这种理解下,可以开始做很多工作。

国家公园的所谓公共福利意味着国家公园应该为人类的福祉和享受划定界限,包括更多方面。对公众来说,低成本是关键。根据往年国内国家风景名胜区门票统计,各类公园门票占人均月收入的10%~30%。一次玩5A景区将花费19,300元,这是几年前的数据。人均收入增长,但门票收费的增长似乎更大,甚至成为一个受到人民批评的话题。国家公园的公共福利也体现在它是一个公众接受教育的地方。因此,应建立教育系统,以教育和激励公民。同时,这种教育也可以激发公众的积极参与。据统计,2005年,来自美国国家公园系统的大约15万名志愿者贡献了大约520万小时来协助国家公园的工作,这相当于增加了2500多名员工,价值约9150万美元,每年的义务讲师约有1000人。

班夫国家公园,加拿大

大提顿国家公园,美国

黄石国家公园,美国

雷尼尔山国家公园,美国